当前位置:热帖资讯网 >> 企业资讯 >> 文章正文

对话硅谷著名华人陈建璋

发布于:2021-01-25 被浏览:98次

苏州景芯隆微电子董事长陈建璋先生访谈

 

:陈总,您好,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个人经历?

答:我祖籍福建,但出生于台湾。由于父亲在海外工作的关系,我少年时就随父母到过许多国家居住,包含越南、泰国、老挝、新加坡、伊朗、日本和香港等地。在老过读完小学;初中毕业于新加坡;高中在伊朗德黑兰就读,最终由于遇到伊朗革命,被迫到美国完成高中学业。这段少年经历,对我日后的帮助很大,但真正让我成熟的还是美国硅谷。我在硅谷半导体行业工作了将近三十年,最近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的时间比较多,主要是从事中美之间的半导体产业及技术合作。

:能否介绍您如何踏入半导体行业的?

答:我还在大学就读电机工程时候,就开始半工半读,白天上班,下班后读夜校。1982年,进入美国Flextronics-Solectron任职测试工程师;1983年,任职美国Honeywell-Measurex品质管理工程师;1984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荷西硅谷分校,被Vishay-Siliconix聘请为产品工程师,正式踏入半导体行业,从功率器件着手完成两款MOSFET设计,并进入量产,后续参与IGBT研究小组,并被提升为工程部门主管,与负责全球第一座6英寸IDM晶园厂工艺的Izak Bencuya班秋亚博士共事三年,完成十多项新产品量产。虽然我于1987年离开Vishay,但是与班秋亚博士保持联系,一直到2015年我们又聚在一起,共同成立了半导体公司。

:所以您和班秋亚博士的因缘及友情横跨三十多年?

是的,当然中间我们各自朝着不同方向发展。班秋亚博士后来到美国国家半导体National Semiconductor负责各种功率器件的工艺研发,最终被董事局委任成立功率部门,成为该部门总经理,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成功的创建了营收5亿多美元的业务,并获得董事局同意,将功率部门改名为Fairchild Semiconductor仙童半导体,并于1998年由班秋亚博士带领高层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这段期间及后来几年时间,我们都一直陆续的保持联系。

:那您离开Vishay之后往哪个方向发展?

答:1987年初,我被美国上市公司ADI-PMI部门聘请为市场工程师。由于当时我正在就读企业管理硕士MBA,对于我来讲,从设计及技术专业转移步入到市场业务,是个重要的转型。同时从实验室走出去与客户直接接触,让我对整个公司各部门及运营环节有更深层的理解,对日后经营管理企业有极大的帮助。我主要负责美国国内市场的推广,经常往返于美国各大工业城市,专注推广公司的模拟芯片给这些重大客户。当时在美国半导体公司的市场部门做市场销售业务的亚洲人非常之少,尤其是在美国中部及东部城市平常很少看到东方面孔,因此我和这些美国本土地道白人客户见面时也得多费心思及解释我的背景,经过一段时间后才逐渐与他们建立关系。1988年底,我在美国硅谷圣塔克拉拉大学完成MBA企业管理硕士学位,进入美国上市公司IDT任职市场部门经理,负责FIFO存储芯片经营。从这时候开始,我有了与亚洲客户接触的机会。除了负责美国市场之外,我也负责建立亚太地区(韩国、日本、台湾等)代理管道,因此需要经常往返亚洲大力推广产品,并与日本Kanematsu商社及韩国LG集团多个部门建立长久良好关系至今。1992年,与韩国LG芯片设计部门Anam-ASIC合作,在硅谷成立Internet Corporation,负责对接在美国的芯片设计业务及芯片采购。

:听说您第一次踏入中国是因为ESS的关系,在上个世纪90年代ESS在电子行业及半导体领域是个家喻户晓的企业,能否介绍一下这家公司?

答:是的,ESS由加州伯克利大学Moser教授于1988年所创建的,主要技术是音频芯片研发,总部设在硅谷Fremont费利蒙市,是一家非常专业但是规模非常小的企业,员工只有20来人,营收一直多年维持在2千万美元左右。我1995年加入ESS Tech公司负责亚太地区销售,第一年将公司营收从2千万美元增长至1.2亿美元,成功占领全球90%笔记本电脑音频芯片及声霸卡芯片市场,并被升任为亚太区副总裁,成为总部高层管理团队之一,于1995年底共同带领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1.25亿美元;随后参与收购多家公司,包含VideoCore的MPEG解码芯片公司。有了这个技术和芯片,ESS就开始寻找合适的应用及市场,经过多次的尝试想打开欧美及日韩市场,却发现这些国家对于MPEG技术运用在VCD播放机不是很积极,主要是这些先进国家早已经有录像播放机。后来从代理商获悉,中国国门才刚刚开放,国内电子行业对VCD播放器很热衷,很想直接跳过录像播放机,这对公司来讲正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由于ESS当时的高层都是美国白人,只有我会说中文,所以自然就由我来中国开展事业。

:据我了解半导体业界对您最为熟悉的是您在中国为VCD及DVD所作出的贡献,并被多家报纸媒体称为“数字视频的幕后推手”,能否分享一下这个旅程?

答:这都是媒体过渡渲染的,我只是遇上好机遇。我于1996年初第一次踏入中国,对于这块向往已久的祖国,我是非常渴望能够结合我东西方教育及多元文化的背景,在国内有一番作为及贡献。万事起头难,拓展中国VCD市场我得从头开始,经过将近半年的紧密筹备,成立应用中心并组建百人技术服务团队。短短一年时间将MPEG芯片营收从零增长至1亿美元,期间与中国各大VCD生产厂商建立紧密关系,包含新科、先科、步步高、厦新、金正、万利达、爱多等知名品牌。中国电子产业能够蓬勃发展,这段时间确实给数百家家电行业带来数十万就业机会,为地方政府贡献税收,及创作不菲的GDP增长。ESS能够提供核心技术,优先供应给国内厂商,才能够让中国VCD及DVD这种新型的数字视频平台超越日韩及欧美的录像带播放机,我很荣幸也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在中国,做出一点小贡献。

:我注意到从2015年至2020年期间,许多国内外报纸杂志对您及ESS有非常多的报道,这是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您也被称为“连接中西文化的大使”及“华人在硅谷高层代表性人物”,能否谈谈?

答:2017年ESS在中国占有60%的VCD市场,营收达到2.5亿美元之后,开始导入升级至DVD。这时候日本、韩国、及欧美开始意思到数字视频的变革,这些国家的企业也不得不接受MPEG技术,并开始导入VCD和DVD播放机。这也给我们机会打开市场,占有中国以外50%以上VCD及DVD市场。公司2018年营收超过4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MPEG芯片供应商。我也被公司董事长委派成立消费类半导体及电子部门,出任执行副总裁职位。这段时间我频繁来回中国及美国之间,将最新的技术成果及芯片方案优先带到中国,与国内企业分享。我当时建议ESS董事局加强与中国合作,得到认可与清华大学成立联合实验室,并大力招聘研究生到硅谷工作,几乎最优秀的每年应届毕业生都会优先选择到ESS美国,因此公司有百分之八十的员工都是华人,在当时硅谷华人工程师分散在各个公司,有如此之高比例也是ESS在硅谷的独特之处。因此经常有国内领导到硅谷参观考察,第一站就是到ESS,我也都会尽力安排亲自接待,让国内参访团队在外国企业高层里能见到一个中国面孔倍感亲切。由于ESS上市后自己购买土地建盖数栋办公楼,旁边也建盖了自己的酒店,作为接待场所,在美国硅谷当时是唯一半导体公司有如此特色,报社媒体自然也好奇的多加报道。除了报纸访谈,我在多个演讲场合也一直鼓励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合作,将海外技术与国内市场结合,发挥各自优势。在当时这个构想和概念太过超前,并没有得到硅谷企业的响应。但是,中国有庞大的市场,技术引进我相信这是必然的趋势。由于美国上市企业高管在90年代都是白人为主,非常少有亚洲人能够进入高层,我比较幸运在ESS上市之后成为公司主要面对华尔街沟通桥梁。因为从小英语一直是我的主要语言,所以经常与美国金融机构及半导体分析师交往,建立起良好关系并维持到至今。

:后来您就踏入风投及基金领域,能否说说这段经历?

答:是的,2000年我退休离开ESS。于2002年我被信息产业部的赛迪集团聘为半导体高级顾问,协助国内面向美国及国外半导体企业,介绍并推广国际半导体到中国落地合作。2003年,我加入美国私募基金及风投Crimson Investment昆仲资本,负责8亿美元基金投资半导体产业链,其中包含Power Analog Microelectronic (PAM) 龙鼎微电子的投资。2004年,我重新回到企业加入PAM成为公司CEO,陆续推出多款全球技术领先的D类功放(Class-D Audio),并成功打入全球十大平面显示器/TV,市场占有率达到70%.后续再推出多款模拟芯片,包含电源管理芯片及LED芯片,在手机其照明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公司于2010年将总部搬回中国落户上海,同年PAM与美国Broadcom博通公司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共同推出多款WiFi整合方案进入全球各大客户。PAM于2012年底与美国上市公司达尔Diodes达成合并协议,并于2013年完成公司收购。

:为什么想要在中国建立苏州景芯隆微电子

答:PAM龙鼎微与Diodes达尔合并后,我再次退休,与原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总经理班秋亚博士(Izak Bencuya)经常在硅谷聚会。当时他也从仙童半导体退休,在一家模拟芯片上市公司EXAR担任董事。闲聊之中感觉中国企业、中方资本希望透过收购欧美上市企业从而达到技术转移国内的目的,根本没有真正实现。大部分收购的美国上市企业都是国内企业在美国挂牌上市,或是技术团队以中国本土为主,在国外没有技术或团队,并非真正把海外技术、团队、企业转移到国内。因此我们觉得有必要换个运营模式,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最后我们两人决定重出江湖,在苏州成立景芯隆微电子作为我们的平台。其实自始至终,我都有一颗中国“芯”,中国芯的情结始终萦绕在我的心中,中国的微电子产业需求巨大,但是基本都是靠进口,尤其是在中高端市场。现在国家也在大力提倡国产替代,我觉得这正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可以利用我多年的经验,以及在全世界各地的资源,来好好的实现我的中国“芯”梦。

: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景芯隆微电子未来的产品

答:我与班秋亚博士召集了原仙童半导体在欧美及韩国技术团队、加上原德国威世集团Vishay的技术高层同事,正在重新打造一家全球性的功率模拟半导体公司。从芯片设计、晶园生产、封装测试、模组模块、方案设计等,完整提供终端用户解决方案,集成工作从芯片的电路集成、到系统集成、捆绑配套整合,更能够为广大合作方提供出海口及拓展国内业务,达到多赢局面。基于我三十多年在海外留学及工作积累,在全球所建立的雄厚人脉资源,得于和多家高端芯片设计公司及工艺技术团队紧密合作。我们原仙童半导体及威世技术团队过去几年已成功在国内完成多项技术落地生根,包含BCD、IGBT、MOSFET等先进工艺及芯片设计,我们现在研发的产品为AC-DC、DC-DC、电源管理芯片、IGBT驱动芯片等,由我们海外高级技术人才Joe Pernyeszi积累40多经验,独立开发全球最先进首创高压450v BCD工艺,Half-Bridge半桥架构技术领先国际大厂至少2年。我们也正在与国内外晶园厂探讨投资、合作、并购,将自己的工艺逐步进行产业链整合。另外,我也感觉有必须拓展研发团队,不必要把整个研发局限于一个地方,因此我特别积极在美国、比利时、德国、意大利、以色列、日本、韩国、台湾等地区与多家技术公司合作,甚至投资或成立海外设计公司,已经与多家公司进行合作,共同开发出众多新一代产品,也共同申请国内外专利。透过资源共享及互利共赢模式,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你对中国未来的芯片产业有些什么看法?

中国不需要也不应该闭门造车,单靠自己想达到弯道超车是不切实的口号。半导体是个需要长期投资、脚踏实地耕耘、不能急躁急功近利,尤其是模拟功率半导体是工匠型技术,需要数十年磨一剑,单靠砸钱和投入更多人力是无法保证能成功的。唯有更开放、更包容的心态,诚心诚意的开发式合作,拥有了来自全球各地的精英,包含具有管理上市企业经验、国际销售管道、及顶尖技术团队,才能打造出一个具有国际视野、世界级技术能力,而且能服务于全球客户的优质半导体企业。

上一篇:原仙童半导体执行副总裁Izak Bencuya 简介

下一篇:现场:美军无人驾驶飞机被迫降落在非洲牧场 导弹仍然悬挂(图)

热帖资讯网整站推荐
本类推荐
TOP 10